健身房战“疫”的正确姿势:线下、线上融合-赵云之死

发表时间:2020年02月22日 10:13:05内容来源:健身房战“疫”的正确姿势:线下、线上融合

来自:健身房战“疫”的正确姿势:线下、线上融合文章地址:http://97ec.com/40717104/5686481.htm

健身房战“疫”的正确姿势:线下、线上融合

健身房战“疫”的正确姿势:线下、线上融合

原标题:健身房战“疫”的正确姿势:线下、线上融合

新冠疫情对健身行业冲击巨大,作为人员密集型场所,健身房也被屡屡爆出会员受到疫情感染的情况,这让原本就运营资金链脆弱的健身房经营更是雪上加霜。因为相较于餐饮、旅游等行业在疫情过后可能到来的“报复性”消费增长,健身房要恢复到疫情前的营业、收入情况估计最快也要到5月。  在无法营业的这段期间,健身房的教练们各显神通:开直播线上课、录制抖音视频,俨然在往网红路线走,其目的不求盈利,但求与顾客保持热度。但是这样的努力却又显得杯水车薪。可以看到,以超级猩猩、Shape为代表的连锁健身房纷纷宣布暂停所有课程。Nike宣布关闭中国一半门店,lululemon也暂时停业中国的29家门店。在疫情过后,健身行业又会是怎样的景象呢?   现金流是关键   与其他经营体一样,现金流对于健身房来说太重要了。《资本一线》就健身行业现状请教了有健身房创业经验,现为健身教育行业的资深人士Michael Chen,他介绍说,“这是一个纯现金流的行业。受到疫情影响,场馆不能开,这就和餐饮行业一样,对公司的现金流造成了很大的影响。虽然大部分健身房和工作室都是采用预付的消费模式,但其本身的经营成本就非常高。”  他算了一笔帐:一个健身房每月所需房租如10万,加上人员成本如10个私人教练,每人每月1.5万计算,加上一些额外的开销,共计30万左右,就已经占据了当月收入的6、7成。  而且为了保证授课质量,还要对教练做大量的培训来保证课程规范性,解决不同教练水平参差不齐的问题。培养一个合格的健身教练,对于健身房来说,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。然而就算在培养出来后,有不少健身教练会选择离开原有平台自己开一个健身工作室。这也会造成较大的成本损失。  “从目前情况来看,如果健身房一个月没有开张,也就没有营业额(卖卡、私教课程)。以往较好的健身房,一个月可能有50万的流水。如今,没有流水就交不起房租,就会直接面临倒闭的风险,所以健身房运营的确是一个资金链随时都会断掉的商业模式。”  谈及超级猩猩、乐刻运动等商业模式,Michael表示,“超级猩猩相较于传统健身行业来说确实有他的优点,或许因为其场地租用面积小,授课教练的签约方式不同等,能在成本上有节约。”但是,据他了解,超级猩猩的团课种类很多,目前一半的团操课来自于购买新西兰的Les Mills莱美版权课程,另一半靠自主研发。光是购买课程版权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而且在发展上也还存在偏差,2019年底,超级猩猩关闭了重庆的全部门店,退出了重庆市场。  对于非大型健身房来说,那些小型的个人工作室情况也各不相同。有些或许会因为资金链断裂而关闭,有些则能够通过灵活的经营模式来躲过一劫。《资本一线》采访了某个小型健身工作室教练小吴,他表示:“可能是因为我们场地成本不算高,大概2-3万左右,所以我们健身房还可以撑一段时间,过年期间本来就是停业的,现在教练也都已经陆续回到上海了,现在顾客来得还不多,而且来了还会被大楼的保安阻挠。现在能做的就是等疫情快点过去。”   线下教学无可替代   疫情期间,各家健身房都在想方设法渡过难关,在顾客回归之前尽量为自己招揽生意。有不少线下健身房,纷纷选择转战线上。但其实这也是无奈之举,因为线上开课很难真正做到盈利,主要期望保有现有客户不流失。而且课堂氛围对于线下课程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一点,很多消费者之所以会选择去超级猩猩上团课,也是喜欢教练的感染力和课堂氛围,喜欢那种大家一起运动出汗的感觉,这些都是线上课程无法呈现的。  谈到线上教学,Michael也有自己的想法。虽然他近期对于教练的辅导课程也几乎都停滞了,但是自己也不愿意采用线上教学,因为这样的形式并不能满足教学要求。“我们的教学是需要直接面对面观察到学员情况的。比如说,我教的这个动作,学员为什么没有完成好。这在线上是看不出的,这就是为什么线上的私教方式始终不成熟的原因。毕竟这不是那种类似于考证,可以看教材刷题,你线上看一遍,然后考过就可以了。我们的培训其实更像是经验的传授。所以一定要面对面的去分享和交流。”  不过,民创研究院院长周荣华向《资本一线》表示:线下健身房暂停营业,消费者“被迫”从线下转为线上,这也是给了线上健身产品很大的发展机会。  1月中旬,Keep在苹果App store 下载量仅为 260名左右,2月初就飙升至第79位;其在抖音的健身教学直播更是让它在5天内便增加了18%的粉丝。NIKE也发出“趁此刻,蓄力吧”的运动号召,鼓励大家使用品牌自有平台Nike Training Club安排个性化训练。Lululemon推出40节瑜伽直播课程、Under Armour也邀请专业教练每天一小时线上直播。   上半年情况暂无好转   年前刚购买了一万多元私教课程的小于向《资本一线》表示,自己也非常担心健身房会开不下去。虽然当初签订的合约上写明了各项赔偿事宜,但是如若健身房关门了,还是会给自己造成困扰。问及准备何时去健身房恢复运动,他表示,“要看情况。最近肯定不会去,估计最快还是要等到4、5月,主要还是看疫情情况。”  此次疫情时期的健身房感染事件,让客户们仍心有余悸。而且在开工后,有不少员工也遭遇了降薪的情况,这就让原本计划用于健身房的支出也没有了。Michael还从自身角度给我们分析,“对于我来说,这上半年都会受到很大影响。设想健身房已经有一个月接近两个月快没有收入了,重新开业以后的重心肯定是放在做业绩上,肯定暂时也不会有培训教练的需求。”  虽然受此次疫情影响,那些资金链断裂的健身房确实会被清盘出局;然而也有人认为,拥有欧洲杯和东京奥运会的2020年会是一个体育大年。在疫情过后,体育赛事、健身培训、体育器械、运动服饰等行业也将迎来黄金发展期,同时家庭室内健身产业包括健身APP/直播健身以及趣味健身器材也将迎来进一步的大规模增长。  民创研究院院长周荣华向《资本一线》表示:健身行业本身也存在泡沫,此次疫情对于健身行业也是一次清理,健身始终是一种生活方式,未来发展也会朝向线下与线上互相结合,才会对行业有更好的发展。